咪乐|直播|官方app   农产品历来受到天气、虫害等因素影响,产量的不确定性因素较大,价格规律告诉我们,供求关系决定价格,并由此引到生产,因此农产品价格周期性波动是一个十分常见的经济现象,“猪周期”都已进入了经济学教材,即猪肉价上涨刺激农民积极性造成供给增加,供给增加造成肉价下跌,肉价下跌打击了农民积极性造成供给短缺,供给短缺又使得肉价上涨,周而复始。

殷绯一听平白的话,立刻就雀跃了起来——别人的签字学院不认,总不能连平白的签字也不认吧?

她赶紧拍了几句自己表哥的马屁,平白要笑不笑的:“行了,你好好照顾姜小姐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殷绯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。

平白对姜咻微微颔首:“那姜小姐,我先走了。”

姜咻嗯了一声:“平副官慢走。”

见平白将车开走了,殷绯用胳膊撞了撞姜咻的胳膊:“你跟我表哥什么关系呀?”

姜咻以前都没有朋友,从来没有被这么亲昵的对待过,一时间愣住了,呆呆的说:“就、就是朋友呀。”

“朋友?”殷绯挑了挑眉,又笑了:“行吧,你说朋友就朋友。要上课了,我们先进学校。”

斯罗兰亚的占地面积非常大,教学楼也有好几栋,殷绯带着她上了其中一栋,周围就能看见很多其他学生了。

殷绯在学校里的人缘很不错,上个楼梯的时间就有不少人跟她打招呼。

姜咻和殷绯所在的班级是一班,是最好的班级,不过这个班的人,一半是成绩贼他妈好的,一半是家里贼他妈有权的。

殷绯属于后一种。

清纯美女海边阳光沙滩生活照 画面唯美至极

简单点来说,她是她爸妈走关系塞进一班的。

一班的班导早就知道今天有新生要来,已经站在教室门口等了。

她四十多岁的年纪,穿着考究,化了淡妆,看着十分有亲和力,见殷绯带着个土里土气的少女过来,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讶异表情,而是道:“姜咻是吧?我是你的班导彭老师。”

姜咻有点受宠若惊,赶紧道:“彭老师好,我是姜咻。”

班导看了眼殷绯,“你先进去。”

殷绯哦了一声,进了教室,班导安抚的看着姜咻:“别害怕,老师带你进去,刚不久还有一个新同学做了自我介绍呢。”

姜咻听到这话,想到什么,皱了下眉。

班导已经牵着她的手进了教室。

一班一共有四十个人,教室很大,并不会显得拥挤,但是前面和后面完就是两个极端。

前排的桌椅整整齐齐,学生们都在认真的自习,后面的却吃早餐的吃早餐,打游戏的打游戏,睡觉的睡觉,聊天的聊天。

班导敲了敲桌子:“你们安静一下。”

班里这才安静了几分。

所有的视线都刷刷的落在了姜咻的身上。

姜咻低着头,有点紧张,班导拍了拍她的手,道:“这是新同学。”

她示意姜咻做自我介绍。

姜咻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名字,还没有说话呢,忽然有个女生道:“姜咻?也姓姜啊?姜薇,这人是你的亲戚吗?”

姜咻猛然抬头。

果不其然,她在中间的一个座位上,看见了姜薇。

她竟然还要早来一点!

姜薇化了一点淡妆,看着特别有精神,笑着对说话的女生道:“哦,她是我妹妹。”

那女生啊了一声,“跟你一点都不像啊。”

姜薇是个很擅长经营人际关系的人,尽管刚刚来,却已经和座位周围的几个人关系不错了,她看了姜咻一眼,轻描淡写的道:“不是一个妈生的。”

“……”顿时,班看姜咻的眼神就都有些……恶心和厌恶。

他们大多数都是出自世家门阀,正是这样的家庭,才会产生更多婚外恋、养情人的情况,是以这些大少爷大小姐对私生子私生女的厌恶可想而知。

姜咻脸色惨白。

她没有想到姜薇竟然会以这样的姿态,将她的身世说出来。

班导有些惊讶的看了姜咻一眼,眼神复杂,但是终究也没有多说什么,道:“姜咻,你自己选一个位置坐下吧。”

“我可不要和私生女坐一起。”一个旁边有空位的女生冷笑了一声:“更别提还是个丑八怪土包子了。”

这话着实有些伤人,班主任瞪了她一眼:“罗娜,怎么说话呢!”

罗娜冷笑:“老师,我也没有说错啊。”

“就是嘛老师。”有人附和:“这种母亲破坏别人家庭人,能是什么好东西?”

“反正我不愿意和她一起坐。”

“我也不愿意。”

“一想到以后要跟她呆一个教室里都觉得晦气。”

“我去,什么人都能上斯罗兰亚了是吧?私生女这种玩意儿也能来?”

“这种人不都是想攀高枝吗?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。以为进了斯罗兰亚自己就不是个狐狸精生的贱种了?简直可笑!”

“姜薇真可怜。”

“……”

姜咻的手指不自觉的攥紧。

……不管走到哪里,她都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罢了,就这一点,姜薇就能压得她永远抬不起头来。

班导也有几分尴尬,虽然这些学生会给她几分面子,但是真的闹起来还是她吃亏,毕竟这些可是龙子凤孙,将来指不定哪儿高就呢。

她有些无奈的看着姜咻:“那……你先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,我待会儿让人在教室里加一张桌子……”

教室里几乎所有的桌子都是有人坐着的,没人愿意跟姜咻做同桌,自然就只能给她另外抬一张桌子了。

姜薇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嘲讽——姜咻不是狂吗?现在看她还怎么嚣张!

她刚想大度的站起来说自己和姜咻一桌,就听有个懒散的女声道:“彭老师,这么麻烦做什么?直接把人分到其他班,或者赶出斯罗兰亚呗。”

班导一听这声音,暗叫不好。

姜咻看过去,只见那是一个坐在教室最后排的女生,她倒是没有化妆,一张脸十分的艳丽逼人,连眼型都带着几分妩媚,但是气质却是十分冷淡的:“你知道,我最见不得私生女这种恶心的东西了。”

姜咻的脸上,瞬间一点血色都没有了。

这女生一说话,班上就都安静了下来。

在一班,乃至于整个斯罗兰亚,都没有几个人敢招惹这姑娘。

分类: 未分类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