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情感日志 > 乳妾(宫廷H)/欲妇荡岳

乳妾(宫廷H)/欲妇荡岳

于是,一节课下来,秦暮晚也没画出个所以然来。


       

看来还是要去找找灵感才行。


       

好在还有三天,时间还是很充裕。

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不像其他同学那边急迫,因为急也急不来,画画需要的是灵感,没有灵感的画给人的感觉干巴巴的,缺乏灵魂,这样的画要了也没用。


       

她打算去人工湖旁边走走。


       

经过一段时间的建树,人工湖如今已经开发完毕,旁边的花草绿植都开得很茂盛,湖泊更是无比清澈,能清楚的倒映出湖边的草木等。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不知不觉走到湖边,坐在一颗树底下的白色长椅上,拿出画板,准备将偶尔从脑中一闪而过的灵感捕捉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

在她的附近,也有不少和她一样的学生,也是抱着找灵感的想法,到这里来静坐。


       

只是,在看见秦暮晚以后,大家都非常自觉的和她保持一些距离。


       

这位在集训营的名声可是大得很,如今谁都不敢招惹她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而秦暮晚没注意到的是,在她身后不远处,赫本正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,眼里藏着无数眷恋和淡淡的感伤。


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接近秦暮晚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薇薇安告诉他,秦暮晚有男朋友,而且和男朋友感情很好,他又怎么能去做这个第三者。


       

更何况他想做也做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的视线从不在他身上停留,就算见面,也只是淡淡礼貌的点头示意,然后就直接无视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可即便如此,赫本还是忍不住,想要在身后默默的守护她。


       

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,也很好。


       

“唉……无聊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在湖边坐了一会儿后,并没有找到什么灵感,反倒觉得枯燥乏味。


       

正巧这时,她头顶上方飘落下来了一片枯叶,落在了她的发梢。


       

咦?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拿过那片土黄色的枯叶,发现上面的纹理已经扭曲,整片叶子都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色泽和形状。


       

生命真是脆弱啊。


       

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
       

等等!


       

生命脆弱?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忽然像是在大海中抓住了一块木板,毫无头绪的脑中,突然迸发出一些灵感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

她眼神微微发亮,赶紧收起面前的画板,匆匆往宿舍那边赶。


       

“哎!我的老天爷啊,老师这给的什么课题,我头都大了,要不还是找块砖头给我撞死得了吧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

刚一进门,秦暮晚便听见了薇薇安的抱怨声。


       

这个叫做“希望”的课题,简直快要把她本就不灵光的脑袋给绞碎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正在这时,薇薇安听见开门声,回头就见秦暮晚抱着画板进门,状态看起来似乎很轻松。


       

薇薇安一头雾水,“暮晚,你刚刚去哪儿了?”


       

秦暮晚将画板安放在地上,又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“去人工湖旁边待了会儿,找灵感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那你找到什么灵感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

薇薇安说着瘪瘪嘴,“你是不知道,我简直快怀疑人生了都,‘希望’这个词也太抽象了,我简直服了安斯埃尔老师,这课题是怎么想得出来的。”

百度